楚雄资讯

兄弟同患尿毒症 弟弟为给哥哥换肾服毒自杀

【导语】:还记得阜南哥俩郜洪辉和郜洪涛吗?他俩同时患上尿毒症,父亲郜传友只好乞讨捡破烂为两个儿子治病。两年多过去了,记者回访得知,小哥俩的情况亦喜亦悲:哥哥郜洪辉在上周成功进行了肾移植手术,目前正在恢复治疗中;而弟弟郜洪涛却选择了放弃自己的生命。

  两年多了,这个家悲喜交加

  12月17日晚上9点多钟,安医大一附院的手术室,郜洪辉正在接受肾移植手术。父亲郜传友独自一人守在门口,这一刻,他的内心百感交集,高兴的是等了两年多,大儿子终于有了肾源;伤心的是想起了同样患尿毒症的小儿子,在一年前放弃治疗离开了人世。

  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安医大一附院泌尿外科病房46床,郜洪辉的床紧靠着窗边,戴着蓝色大口罩的他正安静地看着报纸,阳光透过窗户,轻轻洒在他身上。

  郜传友告诉记者,做完手术后,大儿子昏迷了一天才醒来,当时只能喝点稀饭,“这两天状况好多了,今天早上还吃了一笼包子。”

  2011年4月本报的报道刊发后,曾引起巨大的社会反响,短短两三天时间,父子三人便募集到了八万多元的爱心捐款,甚至有读者表示愿意为小哥俩捐肾,后因不合规定而作罢。当年年底,因为没有合适的肾源,郜传友怀揣众多热心读者的捐款,带着两个儿子回到老家做常规透析,就这样一直到去年的四五月份,见孩子们身体难受,郜传友打算再带他们到合肥接受治疗。

  “他(指小儿子洪涛)不愿意来,说不治了,不想活了。”郜传友说,自己当时批评了小儿子,让他不要有这种想法,“后来他又说自己在家里透析能省一点钱,让我带他哥哥到合肥治疗。”

  就这样,郜传友带着大儿子在省城一家医院住下了,“洪涛他妈一直在家种地,洪涛自己去县城医院透析,住在舅舅的房子里。”

  为了哥哥,弟弟选择了离开

  2012年7月1日,郜传友给郜洪涛打了个电话,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是他跟小儿子的最后一次通话。“我问他还剩多少钱,他说没多少了,我说我最近回去一趟。”第二天,郜传友又给郜洪涛打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“我心里一惊,给我老婆打电话,她说孩子去县城透析了。”郜传友稍稍安心了点,由于这边还忙着照顾郜洪辉,也无暇多想。7月23日上午十一点多钟,郜传友托人去敲郜洪涛的房门,却很快得到噩耗。

  “中午12点半给我回了话,让我赶紧回来,说洪涛走了,脸上都是青的,一身的药味。”郜传友不敢告诉郜洪辉弟弟出事了,他以洪涛病重为由,安顿好洪辉,赶紧乘车回了老家。

  郜传友说,小儿子可能是服毒走的,但是身边没有药瓶,也不知道是什么药。“当时他穿了件新衬衫,白色蓝条的,两条腿交叉着,双手叠在胸前。”就这样,20岁的郜洪涛静静地躺在铁丝床上离开了人世,电风扇吹着,手机还放在旁边充电。“裤兜里有张遗书,有22日上午的门诊发票,还有680块钱。”郜传友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离开了,但是哥哥有救了。”郜洪涛的遗书中,一字一句诉说了自己选择离开的原因是省钱给哥哥治疗,还说了自己的期盼,“你(哥哥)要坚持治疗,病治好的时候告诉我一声,弟弟我就很开心了。”

  他想读书,完成弟弟的梦想

  “开始没跟洪辉说,怕他受不了。”郜传友说,纸终究包不住火,一周后,郜洪辉得知了弟弟的死讯,“跟医院请了三天假,我带他回了趟老家。”

  在弟弟坟前,郜洪辉呆了一下午。“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傻,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。”一想到和弟弟一起成长的点点滴滴,郜洪辉泪如雨下。

  一想到洪涛,郜传友和郜洪辉声音哽咽。“一定把他(指洪辉)治好,这也是洪涛的愿望。”郜传友说,当今年12月17日下午接到消息,说已经找到合适的肾源时,他当晚就让大儿子住进安医大一附院,并连夜成功进行了手术。

  “我想读书,上大学,将来替弟弟多尽一份孝心。”问到病好了最想干什么,手术后身体还很虚弱的郜洪辉坚定地说。离开校园三年多的他希望能够重拾读书梦,回到高中课堂,这也是他和弟弟患病以来一直没放弃的梦想。

  “现在费用上还有点困难,但无论如何会咬牙坚持下去,把大儿子的病治好。”郜传友说,实在不行他会重操旧业去拾垃圾、乞讨,“这是在完成两个儿子的心愿!”(王慧)标签:哥俩同患尿毒症

手机访问 楚雄本地宝首页

猜你喜欢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7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